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走进东安 > 文化旅游 > 民俗风情
日寇犯境追记
  • 2016-05-20 17:28
  • 来源:
  • 发布机构:
  • 【字体:    
    日寇犯境那时,我刚满六岁。一天早晨,突然传出“日本鬼子来了!”各家匆忙弃家出逃。父亲背着我,快步向堆子园跑去。那时堆子园长满了大树和灌木丛。我把腿尽量缩起来,生怕被鬼子拉住脚。后来听说是一个鬼子扛着金光闪亮的钢枪,从芽山跑过来。因为只有一个鬼子,大家逃到胡垴古便停下来,想看个究竟。可能那是场虚惊。但又传来消息说,头晚的确有鬼子由社塘过杜家院子,追着中央军向芦洪司去了,而且烧了芦洪司一条街。
   我们忙回家收拾行李。父亲挑一担箩筐,带上粮食,姐姐牵着牛,母亲抱着我,到龚家冲躲避。同到的有十来户。龚家冲前半里多远是县北关大路,但冲里背连大山,大树重叠,站在大路上根本看不见房屋人烟。即使敌人进来,我们会很快进入深山中去。
   我们住了几天,一个傍晚,父亲回家取粮食,在村头遇见庚元爹。父亲劝他躲一躲,他说:“你一家大小躲躲好,我是死在眉毛边的人了,不怕!”原来他担心一仓粮食被人偷去,是留家看守的。父亲刚说完,只听见大院子那边响起噼里啪啦枪炮声,非常激烈。我们爬上山头,见火光照亮半边天。大人们估猜:“唐平安家烧了!”等到半夜,枪炮声才息,火光才灭。
   住到近一月,要过中秋了。外面没有惊险消息传来,大家商量回去过了中秋再说。我们回到家里,杀了一只鸭子,煮了一锅芋头,正准备吃晚饭时,突然传出“鬼子到柘刺坪了”。箩筐里的行李尚未拿出来,父亲将鸭子、芋头倒进钹锅,端起往箩上一放,挑起便走。依然是姐姐牵牛,母亲抱我,慌慌张张奔往贺氏园。我们刚钻进柴篷里,鬼子便牵线似地进了村。起初是鸡鸭被抓的叫声,砸门打柜的响声,接着燃起冲天火光。我家门前一棵橙子树旁,堆放着父母备作棺材的“筒子料”,燃烧起熊熊大火,映照着伕子的紧张和鬼子狞笑的脸。父亲舀了一碗菜给母亲,说:“快吃!吃了好走路,也省得挑!”母亲吓得瘫在那里不肯吃,父亲威胁说:“你不吃,我给鬼子挑担去!”逼得母亲勉强吃起来。
   夜深了,村子渐渐没了动静。父亲起身说:“走!天亮鬼子搜山,就逃不了啦!”我们走出贺氏园,沿伐塘田垄向三排岭走去。牛脚拌得禾蔸刷刷响,吓得母亲和我心脏咚咚跳。狗一声不响地跟着。我们爬上三排岭,经筲箕窝过海禾田洞,走到倒亭子背后长满蕨根的山里。父亲踩出一个窝,放下挑子,说:“这比床还好,睡一觉再说。”便倒下装作睡起来。我们都坐下。牛也懂事似地卧倒。狗蹲在地上,竖起耳朵,伸出长舌,静静地看着大路。母亲搂着我,总是睡不着……。猛然一阵铁蹄践踏小砌路的“咯咯咯”声将我惊醒。父亲轻声说:“鬼子过路了。”朦胧曙色中,我看见一线鬼一样的黑影快速向芦洪司方向拉过去,慢慢看得清是头戴钢盔,肩扛枪炮,脚踩皮靴的鬼子兵,接连过了大半天才断线。牛和狗跟人饿了一整天。令我惊奇的是:它们居然不动也不叫。傍晚,我们转到黑冲庵子,打听鬼子的确走了才回家。
   长大后知道,日本鬼子亡我之心由来已久。他们凭着甲午战争的胜利,霸占我台湾,强占我东北三省。1937年7月7日,又挑起卢沟桥事件,企图灭亡中国。在共产党促成下,我国军民奋起抗战,挫败了鬼子阴谋。鬼子做垂死挣扎,为打通大陆交通线,作最大规模的战略集结。但当时我国统帅部对战略形势认识不足,举措不当,致使坚守了六年的长沙三天便沦入敌手;衡阳守军拼死抵抗四十七天,终因援军不到而被敌攻陷。国军从此溃不成军。七十九军军长王甲本部退至祁阳文明铺,又退至唐家桥,据说准备抵抗,把武器弹药集中在平安公家里。但尚未部署,鬼子便尾追而来。1944年8月26日(农历七月十七日)傍晚,王甲本军长退走前,告诉族人赶快躲避。族人闻讯纷纷四散逃走,才避免重大伤亡。当晚,鬼子便追到芦洪司,把三条街都烧了。次日,在山口铺,王甲本军被乘火车先达的鬼子阻击,王军长壮烈牺牲。可能就是这天早晨,单塘传出“鬼子来了!”父亲背着我匆忙出逃的。
   几天后,鬼子在平安公家里发现国军留下的武器弹药。这些落后的东西,在鬼子看来,既是废物又是危险品,予以销毁。为报复,便抓我同胞陪葬。终于抓去了我族庚元公和本叶公,据说还有一个姓潘的,一起捆在柱子上。本叶公当时较年轻,挣脱逃了出来,才讲出庚元公遇害一事。庚元公嗣子一家正躲在花桥乡下,闻讯欲赶回来,路上却被鬼子抓住当夫子,到了武冈,才有幸逃脱;半个多月后回来,去到平安家,只见大门和堂屋己烧成瓦砾。他在瓦砾中寻得一块烧剩的衣角,当做庚元公遗体,安葬在后垴古路边。
   芦洪司是唐生明的家乡。唐生明是蒋介石密令潜往南京伪政府充当“三面政策”的重要执行人之一。鬼子占领芦洪司之后,凭其刺刀成立了“维村会”。然而这并没有让它们收敛屠杀我同胞的魔爪。王恩发的父亲在大街上被鬼子刺刀戳破肚子,肠子流了出来,他忍痛将肠子塞进肚子,挣扎到土地堂前死去;本龙的祖父一萍公被杀死在屋后的田里;元浩公被杀死在塌坝江路上,全身起了蛆才被发现;桐子山一位老人,为阻止鬼子强奸自己外甥女,被刺刀戳死在家里,外甥女被强奸;我近房一嫂子,在躲避鬼子途中,为免同胞招祸,将啼哭的女婴活活摔死在石头上!它们还抓我若干夫子,极尽推残,其中元砖公代子本刚去后便无人回来。可恶鬼子,罪行累累,罄竹难书。但我热血男儿立即举起反抗旗帜。我族也有若干志士分投王讫、雷攻、吕靖的“自卫队”同日寇血战。鬼子抓住自卫队的马团长,捆住其手脚,逼我同胞用竹杠抬着“游街”。两旁鬼子排着队,一边齐用刺刀戳过去,另一边齐用刺刀戳回来,碧血如注,染红长街。今年是抗战胜利六十周年,但今日之日本右翼势力,仍然顽固篡改历史,拒不承认其侵略罪行;同时,热衷于“拜鬼”,觊觎我钓鱼岛和东海水域油田,不断挑起事端。对于日寇过去的罪恶,我们可以宽容;但对那一段历史,我们决不能忘记,更不容篡改!录《浣溪沙·看日本》以结束本文:
   隔水东邻总闹妖,钓鱼岛域弄卑招。垂涎九尺老贪猫。
      火过冬茅心未死,世人决不可轻饶。同仇敌忾汇狂飙。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友情链接

主办:东安县人民政府  承办:东安县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地址:东安大道88号北201  邮编:425900   网站地图  技术支持:开普云  联系我们:0746-4239377
电子邮箱: dadzzw@163.com  湘ICP备16008386     湘公网安备43112202000005号  网站标识码:431122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