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走进东安 > 文化旅游 > 焦点大图
分享到:
喜看杜鹃花如海——上界头印象之一
  • 2016-05-24 17:25
  • 来源: 东安县人民政府
  • 发布机构:
  • 【字体:    

杜鹃花是世界三大名花之一。观赏被誉为花中西施的杜鹃花,实乃为赏心悦目的一大快事。

听人说上界头杜鹃花满山遍野,只要看了那里的杜鹃花,就没有必要再去观赏其它地方的杜鹃花了,简直可以叹为观止,大有上界头归来不看杜鹃花之慨!

我对此将信将疑,极想前去探个究竟。

二0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我约了对上界头原生态风光情有独钟的著名画家海天等几位友人,前去调研和采风。

从东安县城出发,车在晨雾中行驶约十多分钟便进入川岩乡美丽迷人的竹海。这一带属越城岭山脉,崇山峻岭间成片分布着数十万亩楠竹。小车在连绵不断的竹林中穿行,笔直挺立的楠竹,郁郁葱葱,翠绿欲滴。竹林间乳雾弥漫,空气清新,令人禁不住摇下车窗玻璃,尽情呼吸沁人心脾的新鲜空气,宛若进入了天然氧吧。路旁高耸的参天古树不时扑入眼帘,独具特色的吊脚楼,或成片聚集,或散落在山麓、山腰,以及梯田、竹林间。一路上原生态的优美风光,就像是一首首意境隽永的田园诗,又像是一幅幅特色浓郁的风俗画,让同行者赞叹不已,心旷神怡。

过了风景绝佳的乐子冲,峰回路转,到达一个山口,眼前豁然开朗——上界头到了。但见苍翠的群山环绕着一个不规则的圆形盆地,其间阡陌纵横,楼舍俨然,山民忙碌耕作,鸡犬之声相闻……噫,这个小环境还真有点像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呢!

我们沿着弯弯的圆的边线,过了几十栋式样各异的吊脚楼,来到登山口,一个穿着朴实的山民模样的向导早已等候在那里。他指着村北面高耸巍峨的山岭告诉我们:杜鹃花就在将军棋上面。将军棋有着一个美丽的传说,早已闻其大名,倘若看不到成规模的杜鹃花,登一回向往已久的将军棋也不枉此行。

我们开始爬山。沿着一条潺潺流淌的小溪,穿竹林、跨溪水、爬陡坡,路旁零星开放的红杜鹃引人入胜,但白杜鹃大多已经开过了。

行到山腰,仰头望见一巨石,阳光从竹林缝隙直射下来,映在青青的石苔上。“雨呱呱!雨呱呱!”忽然,竹林间响起竹鸡清翠悦耳的啼鸣声,寂静的空山顿时闹热起来。“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脑海里蓦然闪现出李白的诗句,给艰辛的爬山凭添了些许情趣。

“杜鹃花,快看!”近山顶时,前面的人猛然惊叫起来。我们赶紧快步攀登上去,只见一大片正含苞欲放的杜鹃花赫然呈现在眼前,千枝万朵,红若丹霞,的确给人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好看!”“漂亮!”“美!”大家口中不停地赞美,手上的相机忙不迭地拍摄,“咔嚓!咔嚓!”响个不停。

当地人管这种杜鹃花叫三朵花。定睛细看,可不是,尽管花苞千朵万朵,无以计数,但还是有规律可循。你看枝头上婷婷挺立的花蕾,拇指般大小,都是每三个一组,从不同的方向往上伸展。花蕾的颜色嫩中透红,织锦般的表面上有细细的皱褶,尖顶戴着个黄褐色“小帽”,帽下露出不易觉察的软绒绒细毛,尤如出生不久的婴儿脸上的胎毛。她们俏立枝头,迎风摇曳,美丽极了。

“真是巧夺天工!”海天一边取景拍照一边说,“你看那点与线的疏密关系,比画得还好。”

眼前的杜鹃花树,高过人头,横斜逸出,枝条或粗或细,或正或欹,或疏或密;枝上的花苞疏密相间,错落有致,密处不透风,疏处可走马,中间还偶尔点缀着几片嫩叶;整个看上去仿佛齐白石的水墨花卉画,红花黑枝,对比鲜明,意韵十足。但齐派风格一般为简笔,而眼前之景却是繁笔——缀满枝头的花苞,就像是满天的星星点灯,又像是千千万万支燃烧的红烛。

“呵!好多啊——”走在前面的人不时惊喜地大声喊叫,“简直是花海!快上来看哟!”声音显得兴奋而激动。

沿着陡峭而弯曲的山路向上攀行,新发现不断,惊叫声不断,大家真是越看兴致越高。有人急忙掏出手机给亲人和朋友打电话,告诉他们自已的新发现,把内心的喜悦之情迅速传递出去。

赏花,摄花,留影,合影,留连盘桓了几个小时,一直到下午一点多钟才来到将军棋顶的那块大青石旁——这石头就是传说中的仙人棋盘了。

相传,古时候有两位将军因迷恋这里风景优美,便常在这块巨石上下棋。一天一位山民放牧来到这里静悄悄观棋。一盘棋下了几个小时,结束时将军发现了他,一连几次问他这里有几个人下棋,他都答两人。将军哑然一笑,扬长而去。山民回到村里,晃若隔世,同龄人都成了白胡子老头,而老人们均已过世了。他这才明白遇到仙人了,想起自己的回话,后悔不已。

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伫立山顶,放眼四望,千山万岭,赏心怡目。有人禁不住大声呼唤,声音在崇山深壑间久久回荡……

海天相机的卡用完了,不能拍照了,我们只好依依不舍地下山。

尽管新的发现令人惊喜,而且看见的花苞像豆蔻年华的少年西施一样美,但我下山时仍然为没有观赏到成规模盛开的杜鹃花而感到有些美中不足。

“这个好看,”海天感慨道“我还从没看见过这么美的杜鹃花。”他说过去有人专门请他画杜鹃花,那时若见过这么又入画又美丽的杜鹃花,肯定会画得更好些。

为了更深入地了解,五月一日,我又约了几个摄影爱好者去拍盛开的杜鹃花。

那天起了个大早,几位摄影发烧友兴致特别高,到上界头时,但见雾失山岭和竹海,到处白茫茫一片。

在浓雾中爬山,眼前蒙胧胧、湿漉漉的,只能看清几米远的景物,不多久竟连头发、裤管、鞋子都给弄湿了,但也别有一番韵味。

爬到山腰,见头上乌云笼罩,“莫上去了,天可能要下雨了!”有人担心起来。既来之则安之,不能半途而废,多数人坚持。于是卯足劲直奔将军棋。

终于到了,乍一看,原来的花苞果然灼灼盛开了,红艳夺目,灿烂如锦。摄友们一见,禁不住激动起来,说真是烧胶卷的景!忙举起相机对焦拍照,一时间耳畔响起的全是“咔嚓!咔嚓!”的快门声。回放照片一看,雾中的杜鹃花红艳艳水灵灵,宛若浸润在牛奶里一般,尤其是特写镜头美得不行!

可惜只能拍近景,十米开外的景物,就像淡水墨渗化了似的,蒙蒙胧胧,影影绰绰,看得不甚真切,原来对面连绵高耸需仰视才见的大山,竟连一点影儿也没有。

沿着蜿蜒的山径移步向上,处处有景,步步是花,花团锦簇,艳若蒸霞,真是目不暇给,美不胜收!凝神细瞧,盛开的花朵花冠硕大,呈喇叭形,花头上的五片花瓣细薄而鲜嫩,且总有一两片上有深红色斑点,好像美人痣一样;晶莹透明的露珠紧紧缀在花瓣上,稍一触碰,便像珍珠似的洒落下来……花的颜色多为大红、朱红、橙红、洋红、粉红,只偶尔间有紫色和白色,因而把赏花人的脸和衣服都映红了。

杜鹃花这种天然绝伦的美,难以用语言形容,她就像成熟期光彩照人的美女西施,倾城倾国,沉鱼落雁,令人惊艳赞叹不已。难怪唐朝诗人白居易特别欣赏,曾写诗赞道:“闲折一枝持在手,细看不是人间有。花中此物是西施,芙蓉芍药皆莫秀。”并建议御封她为“花中之王”。

这时山风徐徐吹来,云雾忽聚忽散,花团若隐若现,景观似真似幻,看见身边的花朵迎风怒放,争奇斗妍,婀娜多姿,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仙宫的后花园一般。

雾渐渐散去,仿佛雾幕徐徐拉开一样,大面积的杜鹃花海隐隐浮现出来,不久便清晰可见了,甚至连远山也能看清了,这时可以拍广角全景了。

蓦然,我一眼瞥见西北面高山上的一大片红,难道那是杜鹃花?定睛细瞧,可不是,果真全是盛开的杜鹃花!眼光沿着连绵横亘的高山一路扫过去,二十多个山包红了,这可是原来没有看见过的,我一时也看呆了,手中的相机竟忘了拍照。

索性定下神来,仔细欣赏这从未见过的壮观的杜鹃花海。近处的花儿,竞相绽放,千姿百态,丛丛簇簇,密密层层,铺天盖地,生机勃发,如潮如汛,在山风的吹拂下,万花滚动,宛如红色的海波轻轻荡漾;远山上的花,虽然颜色稍淡了些,可依然灿若丹霞,如缎似锦,如火如荼,仿佛山火在熊熊燃烧。环绕周围的是绿意盎然的竹海,绿翡翠般的竹海中间镶钳着红玛瑙般的杜鹃花海,真乃万绿丛中一片红,绿海当中有红海!再极目远眺,四面八方的苍山秀岭,层峦迭嶂,也仿佛翻腾起伏的波浪,呈现出“五岭逶迤腾细浪”磅礴开阔的意境。俯瞰足下的上界头盆地,就好像大海中一个巨大的漩涡……

老实说,我还从来没看见过这样的杜鹃花海奇观,当时霎那间,感到有些震撼。坦率地讲,现在观景时这种感觉很难得有了,最多也就是愉悦而已,想不到这里的杜鹃花居然能使自己惊喜,兴奋,激动,继而震撼,这也许就是她摄人心魄的魅力所在吧。

驻足山顶,触景生情,逸兴遄飞,脑海里竟冒出几句打油诗来:“别有洞天上界头,将军棋顶赏杜鹃。近看芳容如西子,远望层峦似火燃。”意犹未尽,沉吟良久,又得一首:“白雾飘浮竹山间,天然佳境入眼帘。喜看杜鹃花如海,疑入世外御景园”。

此后,我或陪专家和领导考察调研,或组织单位开展活动,短短十多天时间五次登上将军棋,每次仍有可喜的收获。而且凡观赏过这里杜鹃花的人,没有不赞美的。消息传开,游人如织,影响逐步扩大,一至杜鹃花被评为东安县花。

然而,喜后生忧。

当再次与海天在上界头谈及这里的杜鹃花“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现象时,“这是南蛮文化的一个佐证,”海天说,“由于过去长期处于南蛮之地,不通公路,开发晚,生态没有遭到破坏,才留下这么个原生态的好地方”。

他对南蛮文化研究颇深。在他看来,南蛮文化涉及多个领域,且内涵丰富。但从发展的视角看,正因为南蛮文化的作用,才使潇湘流域的生态优势得到保存,而这正是当前后发赶超崛起的最大优势。他一直想开一个南蛮文化研讨会,而上界头则是理想地点。

也许他说得不无道理。我想,南蛮文化并非象有的人说的那样,字面有些不雅,而且有自我矮化之嫌。有趣的事实是,潇湘域地现有的生态文化精华,不少还真得益于“南蛮”:上古时舜帝南巡前来蛮夷之地教化百姓,最终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嶷,留下底蕴深厚的舜文化,以及舜皇山、九嶷山等旅游名胜;柳宗元被贬蛮荆之地永州,作哙炙人口的永州八记等名著,而留下柳文化。古代名人墨客咏唱南蛮之地潇湘的山水之胜,陆放翁吟出“挥毫当得江山助,不到潇湘岂有诗”的千古名句,欧阳修发出“画图曾识零陵郡,今日方知画不如”的由衷感叹,而且从此潇湘人更以“诗画潇湘”引以自豪……

显然,研究南蛮文化,旨在认识、保护和利用现存的生态文化资源,而这也正是目前我们这个区域可以利用的最大的资源、最大的优势和最大的财富。但这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重大课题,因为人类社会在推进现代化的过程中,总是伴随着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这好像是一对难舍难分的孪生兄弟。现在一些先发展起来的地方,虽然富裕了,但生存环境恶化了,发展也难以持续了。

生态环境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如果因为开发,环境被破坏了,那么发展就没有任何意义,一个连自己生存环境都不珍惜的地方乃至民族及国家是十分危险的,也是没有希望的!

我们从哪里来,在干什么,将到哪里去?这的确是值得深刻思考的最大问题。

过去“南蛮”时倘且有生态良好的“诗画潇湘”,现在不“南蛮”了,我们能否破解推进现代化和保护良好生态环境的悖论,做到鱼、熊掌和义兼得,在“诗画潇湘”的云锦上,锦上添绣,进一步全面建设一个现代化生态型的“锦绣潇湘”呢?

现在上界头公路通了,人们突然发现在湘南腹地、湘江上游竟然还有这么一方世外桃园似的原生态净土,不由得眼睛一亮。但普遍深以为忧的是,这神奇的原生态环境能保得住吗?譬如村民要建现代平板房,颇具特色的吊脚楼群能保存下来吗?在大树好树进城的情况下,这里的大树古树能留得住吗?杜鹃花海被发现了,能得到良好保护和利用吗?

好在县里制定了“坚持生态立县、打造绿色东安,努力建设湘江上游最具生态优势的绿色明珠”的发展战略目标,乡里也提出了“打造县城后花园”的工作思路,并已付诸实施。在绿色发展科学理念引领下,山区越来越多的群众开始明白: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长远看,金山银山还不如绿水青山!

如此,或许这里将来能真正建设成为东安县城的后花园,乃至“锦绣潇湘”的西花园?

相关政策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友情链接

主办:东安县人民政府  承办:东安县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地址:东安大道88号北201  邮编:425900   网站地图  技术支持:开普云  联系我们:0746-4239377
电子邮箱: dadzzw@163.com  湘ICP备16008386     湘公网安备43112202000005号  网站标识码:4311220001